法律咨询电话:400-001-0148

要案大案电话:13909692295

法律咨询电话:0551-65168566

合肥洽洽味乐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赵龙生劳动争议案

发布日期:2020-11-30 浏览次数:43

关键词 :劳动争议  仲裁


基本案情

2019年5月23日,赵龙生(乙方)与洽洽电商公司(甲方)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于2019年5月23日生效,于2024年5月22日终止,其中试用期至2019年11月22日止;乙方在电商部门担任职员工作;甲方实行标准工时制,具体的工作时间由甲方指定,因季节性变化需变更工作时间的,以甲方通知为准,每天的劳动时间不包括午餐及休息时间;甲方可根据工作需要安排乙方加班,乙方可根据工作需要申请加班,甲方应依法支付加班报酬或给予调休。如乙方工作期间加班的,双方同意一致按照1550元为基数计算加班工资;乙方确认已经详细阅读了合同……乙方已经知晓甲方的各类规章制度,理解并承诺遵守公司的各类规章制度。规章制度包括:《员工手册》、《正负激励管理办法》、《员工行为规范》。规章制度作为合同附件与劳动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入职后,赵龙生任综合组组长,平均工资为12000元/月。


2019年10月21日,赵龙生就“苏宁超市、苏宁旗舰店十月二十四日品牌日活动”的相关产品价格、佣金等事项向上级提出审批申请。审批意见分别为,宋轩(系赵龙生的领导、运营总监)表示同意;徐旭表示“请宋轩和财务沟通确认问题品项方案和最低价格,重新提报”。


2019年10月29日,赵龙生就“综合组店铺11月规划销售金额,232W元,变动营销费用18.81W元,费用主要用于店铺推广和平台促销使用”的事项向上级提出审批申请。审批意见分别为,宋轩表示同意;徐旭表示“之前和苏宁确认的资源,需要支持把店铺日销和排名做上了,同意做一波尝试”。


2019年12月12日,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向洽洽电商公司出具金额为540569.68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系广告服务、宣传费),票据上备注“苏宁P**网盟推广费,冲销11月预提”。


2019年12月16日,赵龙生就“苏宁P**旗舰店十一月网盟推广费、540569.68元(费用类别为运营费用-平台佣金)”的事项向上级提出报销申请,宋轩、徐旭的审批意见均为同意。


2019年12月23日,洽洽电商公司作出《处罚通报》,内容为“2019年10月24日苏宁平台超级品牌日及2019年11月期间,苏宁旗舰店申请参加苏宁平台“联盟推广”促销活动,苏宁旗舰店店长赵龙生未按签呈报批规则执行活动,活动期间实际执行的品项、促销规则与签呈报批的品项、规则都不一致,给公司造成大额损失(大于20000元)……根据《创新空间促销费用管理规范》、《洽洽食品正负激励管理办法》规定……予以辞退并解除劳动关系,同时负激励5000元”。随后,洽洽电商公司的工作人员通过短信、邮箱,向赵龙生发出了劳动合同解除通知。


随后,赵龙生向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裁决洽洽电商公司支付2019年12月份工资12000元、经济赔偿金24000元、加班工资4044.83元、年终奖36000元、提前一个月通知代通知金12000元。


原告诉讼请求

1.请求裁决洽洽电商公司支付2019年12月份工资12000元;


2.请求裁决洽洽电商公司支付经济赔偿金24000元;


3.请求裁决洽洽电商公司支付加班工资4044.83元;


4.请求裁决洽洽电商公司支付年终奖36000元;


5.请求裁决洽洽电商公司支付提前一个月通知代通知金12000元;


6.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支付。



被告辩称

一、赵龙生在实际执行的时候超出了签呈批复的佣金比例,导致我司多支付了佣金,拉低了产品毛利,卖的越多,损失越多,该事实是导致我司解除劳动关系的重要事实。


二、我司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据是《正负激励管理办法》,《创新空间促消费用管理规范》系我司的业务、财务操作规范,该规范里没有任何解除劳动关系的规定,并非法定必须公示的规章制度,且该管理规范已经向赵龙生进行了公示。



法院认为

赵龙生、洽洽电商公司自2019年5月23日建立了劳动关系。据此,双方的权利义务受我国劳动法律、法规的调整。


洽洽电商公司诉称赵龙生存在违规行为给公司造成了损失,故系合法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关系。但洽洽电商公司未举证证明已将其做出解除处罚决定所依据的《创新空间促销费用管理规范》向赵龙生进行了公示告知;其次,洽洽电商公司提供的签呈单、赵龙生提供的报销单显示,赵龙生在组织“促销活动”前均向上级提出过申请。况且其中一份呈签单审批意见为需“重新提报”,而洽洽电商公司未举证证明重新申报的结果,故不足以证实赵龙生未按公司审批意见执行。另一份呈签单最终的审批意见为“同意做一波尝试”,且赵龙生在活动结束后,就佣金进行了申报,亦审批通过,故本院认为洽洽电商公司已认可了赵龙生的工作;再者,即便洽洽电商公司增加了佣金开支,在未与所获收益对比的情况下,直接将增加的开支定性为损失存在不合理性,故洽洽电商公司以此为由解除与赵龙生的劳动关系,即不符合合同约定亦无法律依据,应属违法解除。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在赵龙生不主张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洽洽电商公司应支付经济赔偿金。依据赵龙生的工作年限,洽洽电商公司应支付的经济赔偿金为24000元(12000元/月×2倍)。


关于欠付的2019年12月份工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本案中,赵龙生不存在违反规章制度的情形,故洽洽电商公司以赵龙生的工资冲抵负激励的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其应当及时向赵龙生支付2019年12月份工资。因洽洽电商公司未举证证明需代扣个人所得税的具体数额,又因赵龙生对仲裁委裁决的欠付工资数额(5195元)无异议,故本院仍确认洽洽电商公司须向赵龙生支付2019年12月份工资5195元。


关于加班工资。赵龙生提供的打卡记录可初步证实其存在延时加班的情形,因洽洽电商公司在仲裁庭审时,对该部分事实未予否认,且洽洽电商公司在诉讼时亦未提交反驳证据,故本院确认赵龙生在职期间存在延时加班的事实。据此,依据双方约定的加班工资计算标准,计算洽洽电商公司应支付的加班工资为522.46元(1550元/月÷21.75天÷8小时×39.1小时×1.5倍)。



判决结果

判决如下:


一、合肥洽洽味乐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赵龙生支付2019年12月份工资5195元及加班工资522.46元;


二、合肥洽洽味乐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赵龙生支付经济赔偿金24000元;


三、驳回合肥洽洽味乐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


(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四十七条 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2219号